• 活成女性的反义词
  • 发布时间:2018-06-15 16:36 | 作者:{广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 来源:{广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 浏览:1200 次
  •   原标题:活成女性的反义词

      插图 行者李伟

      见识浅薄的人有一大好处就是容易被震撼,不像那些知识渊博的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痴呆脸上连表情变化都没有。赵文雯跟我好了那么多年,每次捏着嗓子高声说话的时候,仿佛她第一天刚认识我。

      比如我们俩一起吃饭。我从来不认为“吃货”是什么好词,所以,我基本上表示不出来对食物的贪恋,吃也可不吃也行,反正喝口水能接着活好一段儿时间。赵文雯特别看不上我这点,总说,你能挑剔点儿,别什么都行吗?女人!你得像个女人!就跟我刚做完变性手术尚在恢复期似的。我重新拿起菜单,目光狠狠掠过二十块钱左右的,冲标价在八十往上的看。翻页儿的动作都加快了,服务员一猜我就没魄力,直接拿手一拦,胖手指头戳在一个跟手心那么大的小茶壶上,“298一例,很养生,口碑特别好。”我刚想绕过她手指头接着翻,赵文雯探了一下脖子,示意就点这个。

      我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可算不用我点了。我问:“你是得绝症了吗?打算把今天当最后一顿。”赵文雯拿起面前的碗对着光照:“我要得绝症了,必须点两千多一个的菜。”能说出这句话,她离绝症也不远了。

      没一会儿,那小茶壶就上了,跟玩具似的,还一人配一个小杯子。我们就跟俩文化人似的,自己给自己满上,对着一举再一饮而尽,舌头都给烫麻了。“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劲儿还没过瘾呢,我的壶里就倒不出内容了。我揭开壶盖,顺手抄起自己的杯子,把热水往里倒,又满上一壶——鸡汤!

      赵文雯又开始尖叫:“哎呀,你是女的吗?”性别在她的意识里条条框框太多,我托了托我的胸,表示都在呢。她一口鸡汤喷在桌布上,伸手找我要纸巾。我从来就没带过那个,给她用卫生巾擦嘴,我还真舍不得。我叫过服务员,点了两个银丝卷。盘子端过来,我推到她面前:“擦完,别浪费,都吃了!”

      我后来想了想,自己还真不配当女的,只能当“女的”的反义词。我很少买衣服,也不买化妆品,在别人赞美春天的方式是没完没了地拍花、晒自己在丛中笑的照片的时候,我居然在跟猴子抢巧克力。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我自己都想不通。其实就是别人都去拍花,我看见一只母猴,恰好那猴也看见我了,直接把又冰凉又湿漉漉的黑爪子伸进了我口袋里。就那么一条好裤子,再给我扯坏了。它怎么知道我有巧克力呢?最初我还挺新鲜,可它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而且我稍一怠慢,泼妇还蹦我肩膀上揪我头发,作为人,谁能不横眉立目。我一把就从它爪子里把巧克力给抢回来了,泼妇瞬间就愣了。我以为它打算让我拍照呢,刚掏出手机,它就又要薅我头发。

      我和猴都是女的,可我们在面对巧克力的时候却不那么冷静。我听见有人喊:“王小柔跟猴打起来啦!”有人问:“公猴母猴?”有人答:“好像母猴。”这时候一个声音飘过来:“也许来的是公猴,他们就不会打起来了。”合着那意思我跟这母猴还是情敌。人情冷暖啊!

      到底什么样的人才配当女的,是我最近思考的问题。在其他女的天天网购、描眉画眼儿的时候,我默默地把自己活成了女性的反义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