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问吧精选|屠楠:从话剧到电视剧,有种从高原降落的醉氧感|高原|满宠|话剧
  • 发布时间:2018-06-15 16:36 | 作者:{广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 来源:{广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 浏览:1200 次
  •   有些人,总要隔很多年才能被发现,原来他闪耀着光芒。

      比如说满宠:小时候读三国,你记得诸葛亮多智、关羽忠义,却鲜少有人记得曾“退关羽、胜陆逊、赢孙权”的满宠;长大玩三国杀,你学会了郭嘉“遗计”、荀彧“节命”,仍然很难想起满宠是什么武将技能。

      然而很多时候,那些看似一闪而过的人,撑起了整个时代。

      就像满宠,以及,令原本一闪而过的满宠活灵活现起来的演员屠楠。

      今天,来听屠楠聊一聊,关于《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中的满宠,关于话剧与影视剧的切换,也关于他爱拨弄的吉他和冬不拉。

      “我是屠楠,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从田沁鑫的《四世同堂》到赖声川的《如梦之梦》,再到《海鸥》和《他和他的两个老婆》,七年的时间,从《四世同堂》中的李四爷开始饰演一个年过70的老人,我那时20多岁,从那以后我接到的角色就各种没低于过55岁的,有警察、医生、艺术家、嫖客等等。

      最近在古装权谋网剧《三国机密》中饰演满宠。在三国历史中,满宠是真实存在的,他有勇有谋,参与过赤壁之战,后协助曹仁驻守樊城,劝住想弃城逃跑的曹仁坚守到援军到来击退关羽。他得到曹氏四代重用,死后谥景侯,对曹魏阵营来讲可谓鞠躬尽瘁,满宠的思维异常敏锐,手断狠且强硬。很多观众说第一次见这么毛茸茸的满宠,我是非常感谢造型老师为我设计的这款全剧最特别的发型,因为不管观众喜不喜欢,满宠都在第一时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对于,我是如何从话剧舞台转战影视剧的,又是该如何将反派角色诠释得能让大家喜欢,都来问我吧。”

      希望挑战从青年一直演到老年

      Q:想知道屠楠老师对电视银幕上的影视剧和舞台话剧这两种演绎方式不一样的看法?

      屠楠:舞台剧是在一个空旷的剧场内,观众和演员是有一定距离感的,所以,表演上需要更多的肢体表现力,和节奏的把控感,这些技术上的问题需要一个漫长的排练周期。而影视作品,演员也许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王宫或者战场的样子,需要和导演、摄影师、道具在现场即兴创作,拍摄近景的时候,面部的微表情可能就足以表达内心的活动,而肢体语言是在画外的。

      Q:现在大众审美慢慢开始关注话剧艺术,为什么还要选择影视剧呢?

      屠楠:我是从舞台走出来的,剧场是我的娘家,选择影视首先是满足生存的需要,毕竟话剧的收入是非常羞涩的。另外,我对影视表演也非常有兴趣,只是之前没有获得过很好的机会,现在,由于挚友胡歌的推荐,我有幸接到《三国机密》这样一个好剧本,心中不胜感激。

      Q:从话剧到电视剧,你扮演过多种角色,请问楠哥你最倾向于什么样的角色?什么样的角色让你觉得更具有挑战性?

      屠楠:由于我最开始扮演的角色是《四世同堂》中的李四爷,他是一个70岁上下的老人,为了让观众相信台上的那个贴着胡子染着白头发的小伙子是个老头,我下了很大的功夫。从那以后我饰演过丁乃筝导演的《他和他的两个老婆》中的李正常,他是一个年满60岁即将退休的老警察,和赖声川导演的《海鸥》中的杜恩大夫,他是一位55岁的妇科医生。这些年演了很多和我本人年龄反差大的角色,所以我自认为对于年龄感的把控我比其他的演员有更多的经验。因此,我希望自己可以挑战一个从青年一直演到老年的角色,这样对于我的演技会有一个较大的发挥空间。

      Q:请问楠哥,什么样的角色是你接受不了的且绝对不会接的?能接受的角色最大尺度是什么样?如果是一个很好的男同剧本你会接受吗?

      屠楠:我不太喜欢那种家长里短、胡编乱造、毫无意义的剧本。我非常喜欢的一位演员,小丑的扮演者希斯莱杰(他已经不在了),曾经在《断背山》演过男同,而且非常成功,为了饰演这个角色,他还特意前往台湾与李安导演彻夜长谈。我想我和他一样不会拒绝,而是怕自己演得不好。在现实生活中我也有一些同志的好朋友,他们都非常的善良、细心,我对同性恋一点也不反感,并且非常理解和尊重他们的情感。

      Q:了解到屠老师曾是话剧演员出身,之后还会有话剧作品吗,十分想去现场观看!

      屠楠:话剧始终在我的灵魂深处,是我一生无法割舍的,回归舞台是必然的,至于哪一年哪一天,这要看上帝的安排。

      Q:作为话剧演员转战电视剧,有没有如履平地的感觉?

      屠楠:绝对没有,反而有一种从高原降落的醉氧,需要慢慢适应。

      武戏比文戏难多了

      Q:满府君应了一句话“一仆不侍二主”,我们试想一下,如果当时曹操战败了,以满宠的性格会选择弃暗投明换主吗?所以在你看来,当时的政权下,满府君到底是真的忠诚于曹氏,还是为了自保而已?

      屠楠:我也不知道,作为关羽这位以忠诚被人们赞颂的英雄人物,也在战败后暂时地为曹操工作过。我想,像满宠这样高智商的人,应该会选择明哲保身吧,您觉得呢?

      Q:您好,您在三国机密中扮演的满宠是会武功的。您在拍武打戏的时候有没有受伤?您觉得是文戏难还是武戏难呢?

      屠楠:我们的武术导演对于打戏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发飞镖那个镜头我就重复了不止20遍,比文戏难多了。

      Q:楠哥,看到原着作者马伯庸夸你时,你是什么表情和心情?

      屠楠:能得到原着作者的表扬,心里肯定很高兴,这说明我在一定程度上读懂了马老师的想法。但我也知道也许有很多的地方没有达到他的期望,只是他没有公开地批评我而已。^ _ ^

      Q:听说屠楠小哥哥去唐人是胡歌牵的线,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胡歌要把你拉到他的公司?有没有什么小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下啊?

      屠楠:我和胡歌是在《如梦之梦》认识的,在一起相处了五年,他觉得我很特别,每年都学会一些新的东西。而且,我的家庭环境并不优越,经常都会出现经济上的困境,所以他想帮助我,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我是一个努力的演员。

      弹着冬不拉唱着歌,滑着滑板去旅行

      Q:想了解私底下的屠楠小哥哥是什么性格的,总觉得爱弹琴唱歌的男生,文艺感性又活泼,是不是真实的屠老师跟满宠个性反差比较大呀?

      屠楠:我出生在北京,这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城市。在这个地球上有很多种气候和环境,有的地方四季如春,有的地方天寒地冻,有的地方一天之内就会经历四季的变化。我想用它来形容人的性格,对于我来说,天生就是那种变幻无常的人,而且又搞了艺术这一行。也许一大早心情不错,没过几个小时就深陷抑郁的情绪当中,我也不太善于把控内心深处的自己。

      Q:屠老师,滑板、乐器、吸猫三选一,您选哪一个?为什么?

      屠楠:我选择背着我的猫,滑着滑板,弹着冬不拉,唱着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Q:楠哥你好,通过满宠这一角色认识并喜欢上了多才多艺的你。请问你是从小就练习乐器吗,除了吉他还会什么乐器?

      屠楠:我是从三年前才开始的,小的时候由于小拇指过短的缺陷没有被小提琴班的老师选中,但心里一直有对于演奏乐器的向往,我也这样做了。事实证明,音乐细胞与手指长度无关,大胆尝试,也许你就是音乐天才。

      Q:看屠老师的微博貌似兴趣十分宽泛,想知道屠老师空闲不拍戏的时候都会干些什么事情?好让我们这些单身狗培养兴趣爱好脱离手机……

      屠楠:我会每天抽出一段时间来练习冬不拉和吉他,让自己在另外一种逻辑符号中思考,也就是五线谱,那样可以有效地缓解生活中的压力。毕竟,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时代,每天都在为自己的生计奔波,有时思考将来,有时回忆过去,但是,在音乐里,你想的都是现在,现在,现在,下一个音符,现在,对,现在……

      Q:满府君看到您平时很喜欢读书,您平时都喜欢读什么类型的书,推荐几本最近在读的书?

      屠楠:有一位以色列的青年作家赫拉利最近一直很火,他有两本书《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都很值得一读。另外,理查德·道金斯着的《自私的基因》,凯文·凯利的《科技想要什么》都是我曾经读过,并且引发一系列思考的着作。因为人类始终都试图搞清楚那些哲学的终极命题,也是看门的老大爷经常问的三个问题:你是谁呀?你哪来的?你到哪去?

      Q:在剧中,满府君被称为追星界的鼻祖,请问楠哥怎么界定爱豆和粉丝的关系,最不能接受什么样的粉丝?

      屠楠:其实我觉得崇拜这个词只适用于宗教当中,对于人和人之间稍微有些过头了。我想我不太能接受太过超出理性范畴的粉丝,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我想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辛苦了,祝你们有一个美好的下午,再见。

  • 相关内容